微調最低刑責年齡,精准懲戒
5年4次起訴離婚均被駁回:
“離不掉的婚”需要一個答案
合作投資型受賄與違規從事營
最高檢:公開聽證的案件,公
最高人民法院修改《关于内地
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协
關聯性資料 >> 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被判賠475萬
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被判賠475萬

 

據中國證券報報道,7月18日,“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被判賠475萬”一度登頂微博熱搜。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近期審結一起“微信自動搶紅包”有關的不正當競爭糾紛案。法院最終認定掌上遠景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判決掌上遠景公司賠償騰訊經濟損失450萬元及合理支出約25.4萬元。據悉,該款應用自2018年推出以來,多平台累計下載量達6747.6萬次。

  無獨有偶,上海浦東法院7月17日公布了10起互聯網不正當競爭典型案例,事涉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等知名互聯網企業。而這背後,均與2017年修訂後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密切相關,該法的第十二條專門就規制網絡環境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問題作出規定。

  曾要求賠償5000萬元

  根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官微京法網事消息,掌上遠景公司開發並運營了一款名為“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簡稱涉案軟件),該軟件可以使用戶在“微信”軟件後台運行的情況下自動搶到微信紅包,並且設置有“開啟防封號保護”應對“微信”軟件的治理措施。

  2019年4月,“微信”軟件的開發者和運營者騰訊科技公司、騰訊計算機公司以不正當競爭為由將掌上遠景公司和卓易訊暢公司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騰訊方面當時請求法院判令,立即停止開發、宣傳、運營“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立即停止提供“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下載服務並停止對該軟件進行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連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5000萬元等。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理查明,涉案軟件將自動搶紅包作為其核心功能進行推廣,不僅嚴重損害騰訊公司經營利益,亦威脅“微信”軟件用戶個人權益;涉案行為持續時間長,下載量、用戶規模較大。涉案軟件在OPPO軟件商店、PP助手、“豌豆莢”、華為應用市場、百度手機助手、酷派應用商店等安卓應用分發平台的下載量總計超過6747.6萬次。

  判決顯示,掌上遠景公司開發並宣傳、運營涉案軟件行為雖未被明確列舉於《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第二款前三項之中,但應屬第十二條第二款第四項和第二條所規制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指出,從主觀狀態來看,深圳掌上遠景公司在涉案軟件中推出“防封號功能”對抗二原告的治理措施,可見其主觀惡意明顯,且至其被起訴後仍未立即停止涉案軟件的運營。綜合以上因素,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酌定深圳掌上遠景公司應當支付的賠償數額為450萬元。

  《反不正當競爭法》發威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我國互聯網技術發展迅猛,互聯網產業規模逐年擴大,互聯網領域內的創新非常活躍,新技術和商業模式層出不窮,行業內的競爭也異常激烈,自然帶來了諸多新問題。

  2017年修訂後的《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專門就規制網絡環境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問題作出規定,俗稱“互聯網專條”。“互聯網專條”在第二款前三項中列舉了互聯網領域典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並在第四項設置了兜底條款,使條文本身更加周延,能夠應對層出不窮的新行為、新模式。

  上海浦東法院公布了10起互聯網不正當競爭典型案例。其中,包括全國首例涉App喚醒策略網絡不正當競爭訴前禁令案-支付寶與斑馬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行為保全案。

  上海浦東法院指出,涉案被申請人斑馬公司通過設定與申請人支付寶公司相同的App喚醒策略以增加用戶訪問量,該行為不正當地阻礙了申請人“支付寶”App在iOS系統內的正常跳轉,嚴重干擾了其支付服務的正常運行。在“雙十一”特定期間,由於交易量的顯著增長,涉案行為造成的損害也將被放大。若不及時制止,可能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該案採取的訴前行為保全措施迅速、高效地制止了針對支付寶應用正常調用的技術干擾行為,尤其保障了“雙十一”期間支付寶用戶及商家的交易和支付安全,同時也淨化了互聯網環境的公平競爭秩序。

據中國證券報報道,7月18日,“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被判賠475萬”一度登頂微博熱搜。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近期審結一起“微信自動搶紅包”有關的不正當競爭糾紛案。法院最終認定掌上遠景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判決掌上遠景公司賠償騰訊經濟損失450萬元及合理支出約25.4萬元。據悉,該款應用自2018年推出以來,多平台累計下載量達6747.6萬次。

 

  無獨有偶,上海浦東法院7月17日公布了10起互聯網不正當競爭典型案例,事涉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等知名互聯網企業。而這背後,均與2017年修訂後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密切相關,該法的第十二條專門就規制網絡環境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問題作出規定。

 

  曾要求賠償5000萬元

 

  根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官微京法網事消息,掌上遠景公司開發並運營了一款名為“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簡稱涉案軟件),該軟件可以使用戶在“微信”軟件後台運行的情況下自動搶到微信紅包,並且設置有“開啟防封號保護”應對“微信”軟件的治理措施。

 

  2019年4月,“微信”軟件的開發者和運營者騰訊科技公司、騰訊計算機公司以不正當競爭為由將掌上遠景公司和卓易訊暢公司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騰訊方面當時請求法院判令,立即停止開發、宣傳、運營“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立即停止提供“微信自動搶紅包”軟件下載服務並停止對該軟件進行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連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5000萬元等。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理查明,涉案軟件將自動搶紅包作為其核心功能進行推廣,不僅嚴重損害騰訊公司經營利益,亦威脅“微信”軟件用戶個人權益;涉案行為持續時間長,下載量、用戶規模較大。涉案軟件在OPPO軟件商店、PP助手、“豌豆莢”、華為應用市場、百度手機助手、酷派應用商店等安卓應用分發平台的下載量總計超過6747.6萬次。

 

  判決顯示,掌上遠景公司開發並宣傳、運營涉案軟件行為雖未被明確列舉於《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第二款前三項之中,但應屬第十二條第二款第四項和第二條所規制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指出,從主觀狀態來看,深圳掌上遠景公司在涉案軟件中推出“防封號功能”對抗二原告的治理措施,可見其主觀惡意明顯,且至其被起訴後仍未立即停止涉案軟件的運營。綜合以上因素,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酌定深圳掌上遠景公司應當支付的賠償數額為450萬元。

 

  《反不正當競爭法》發威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我國互聯網技術發展迅猛,互聯網產業規模逐年擴大,互聯網領域內的創新非常活躍,新技術和商業模式層出不窮,行業內的競爭也異常激烈,自然帶來了諸多新問題。

 

  2017年修訂後的《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專門就規制網絡環境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問題作出規定,俗稱“互聯網專條”。“互聯網專條”在第二款前三項中列舉了互聯網領域典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並在第四項設置了兜底條款,使條文本身更加周延,能夠應對層出不窮的新行為、新模式。

 

  上海浦東法院公布了10起互聯網不正當競爭典型案例。其中,包括全國首例涉App喚醒策略網絡不正當競爭訴前禁令案-支付寶與斑馬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行為保全案。

 

  上海浦東法院指出,涉案被申請人斑馬公司通過設定與申請人支付寶公司相同的App喚醒策略以增加用戶訪問量,該行為不正當地阻礙了申請人“支付寶”App在iOS系統內的正常跳轉,嚴重干擾了其支付服務的正常運行。在“雙十一”特定期間,由於交易量的顯著增長,涉案行為造成的損害也將被放大。若不及時制止,可能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該案採取的訴前行為保全措施迅速、高效地制止了針對支付寶應用正常調用的技術干擾行為,尤其保障了“雙十一”期間支付寶用戶及商家的交易和支付安全,同時也淨化了互聯網環境的公平競爭秩序。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台籍大陸律師-《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迎修訂,遏制大數據殺熟意義大

加入[台籍大陸律師黃致傑]粉絲團